昆州在哪里(云南是哪个省)

地名是人类社会生活中必不可少的文化要素之一,是人们工作、生活、交往不可或缺的工具,也是语言学、地理学、历史学、民族学、社会学乃至自然科学不可缺少的内容。具有数千年文明史的昆明,其古...

地名是人类社会生活中必不可少的文化要素之一,是人们工作、生活、交往不可或缺的工具,也是语言学、地理学、历史学、民族学、社会学乃至自然科学不可缺少的内容。具有数千年文明史的昆明,其古往今来的地名设置史,是一门内容宏大、内涵深厚的大学问。研究昆明地名的设置,对于研究昆明的过去、现在和未来,有重要的意义。

昆明的地名,与其他地方地名的出现和变化呈基本一致的规律。初始阶段,是一种直观反映的“原生态”形式,比较直接、质朴、通俗,久而久之,或被沿袭,或被雅化和转音改意,并随着社会发展,新地名不断出现,旧地名不断消失或变化。

本文拟从过去、现在和未来三个方面,对昆明地名的设置,发表一点粗浅的看法。并把以往昆明地名的设置史分为:清代以前的古代时期;民国时期;1950以来至今等三个时期

一、清代以前的昆明地名设置

1、古代民族约定俗成的地名称谓

自古以来,云南这片土地上的历代先民,用他们各自的民族语言,呼出了林林总总的地名。这是昆明在内的少数民族聚居区地名的一个重要特点。

大者如:滇。这是古族名。《前汉书.地理志》、《史记·西南列夷传》等,都说得很清楚。而《华阳国志·南中志》诠释滇池,说滇池因“下流浅狭,如倒流,故曰滇池。”,以为“滇者,巅也。”这是望文生意。这也是后人在诠释云南及昆明地名中,常常出现的错误。包括苴兰及昆明等,都是古代部族名演化成的地名。

至于祿劝,原来称“洪农碌券”,是彝语“有很多石头的山梁”之意,元至元二十六年(1289年)设州,改“碌券”为“祿劝”;而呈贡,是彝语“盛产稻谷的海坝湾,”寻甸则是大宝元年(550年)前后,占领这一带的部族首领“新丁”的名字转音而成,词源也是少数民族语言;

昆明地区各种小地名,源于少数民族语言的数不胜数。如今五华区普吉,是彝语“岔路口有庙的地方”;今寻甸县易隆,系彝语“夷笼”转音,意为“水之城”;而城南“五里多”,是蒙古语“斡尔多”“军营衙门”之意。等等。

2、官家正式设置的地名

西汉王朝设益州郡。在益州郡境内,设谷昌、建伶、滇池、连然等县,这些名称,是官家正式设置的地名。包括以后的拓东城、鄯阐府、中庆路、昆明县、昆州、云南府、安宁州、富民县、嵩明县等,都属于历代官家正式设置的地名。

昆明地区有相当多的村落,如张官营、王旗营、金刀营、蓆子营、豆腐营、马家营或杨家地、李家地、陆家地、赵家堆等,以及前卫、左卫、中卫、左所、右所等地名,是明朝在云南推行“卫所制度”、“屯垦戍边”,实行“军屯”、“民屯”、“商屯”留下的历史地名,记载了昆明地区大规模屯军移民,开发建设的重要历史。此外,昆明地区还有许多与军屯有关联的驿递传输体系留下的地名,如十里铺、黑林铺、雨过铺、读书铺、马军(金)铺(“铺”原先称“堡”)等;

大哨、小哨、桃园哨、石虎关、碧鸡关、免耳关等地名 则是当时在驿道干线设关置卡所留下的地名;至于昆明老城区的“三坊”、“二十四铺”,如崇政坊、报功坊、世恩坊、高山铺、三义铺、石桥铺,以及昆明南郊的六甲、九甲、东川区的集义里、向化里等地名,则是清代以前,基层治理的“坊铺”、“里甲”等制度留下的遗迹。

这些历史地名,是值得珍惜保留的历史文化遗产

3、以地标性建筑物设置的地名

清代以前的昆明,官衙及寺庙祠观非常多,许多地名也由此而来。以官衙命名的街巷,如东院街(云贵总督衙门所在,即后来的光华街)、甬道街(总督府前的箭道)、西院街(云南巡抚衙门所在,即后来的如安街)、府甬道街(云南府衙门所在,即现在的师大附小正对)、粮道街(后改称景星街)、渔课司街等。威远街是云南布政使司衙门所在,在很长时间,昆明人都以“藩台衙门”称乎威远街。以军队有关的北校场、南校场;以寺庙祠观称呼街巷名者,如文庙街、东寺街、灵光街、武庙街、圆通街、东岳庙、西岳庙、弥勒寺、白马庙、甘公祠街、咸宁巷(咸宁寺)、天君殿巷、西寺巷等。还有含祈愿纪念之意的聚奎楼(状元楼)。

以城门名移做地名的,如大东门(咸和门)、小东门(敷泽楼)、北门街(拱辰门)、大西门(宝城门)、小西门(威远门),小南门(南屏街口)以及大南门(近日楼)。有些地名今天还在用,如小西门、近日公园、顺城街、穿心鼓楼等。

  • 发表于 2022-05-27 09:49:02
  • 阅读 ( 82 )
  • 分类:关注思考

0 条评论

请先 登录 后评论